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方文化西方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slurp:中日关系的象声词  

2013-07-30 20:17:00|  分类: 拉面,中日关系,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来,随着日本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,这些领土、外交等问题就被抛在了脑后。随着近年来中国的崛起,此前遗留下来的问题再度浮出水面。这只是帝国崩溃后遗症出现较晚的表现,并不是什么新话题。   安倍首相主张摆脱战后体制。如果这一主张是指日本应该走出战败国的阴影,以和平繁荣的经济大国身份为亚洲的稳定秩序做贡献的话,那它就是正确的。亚洲各国认为,只有日本真正做到这一点,才能与其深入探讨历史问题,因此(对日本)报以较高的期待。当前的紧张态势是日本的所作所为让各国感到失望所引发的。 问:日本怎样做才能改善与各国的关系呢? 答:英语中有一个词叫做“self fulfilling prophecy(自证预言)”。意思是在不受事实影响的条件下,通过自我暗示来预测未来。我并不赞同最近中国人通过“反日”来表现爱国心的态度,但日本人也陷入了一种自我暗示,认为“原本日中两国的利害关系就不相容”、“日中关系一直都比较紧张”等。   在日中两国漫长的交流历史中有过很多岔路,但两国政府、商人、民间人士等各阶层却一直保持着交流,为两国关系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。日中两国就是在这些可能性中聪明地选择了对双方都有利的选项,保持着常年的交往。   因此,两国应该摒弃“对方不好交往,所以要封锁”的僵化理念。希望人们在品尝拉面的同时,思考一下拉面背后所蕴涵的两国间深厚的交流史。   中国没有主张对拉面拥有“主权”。不仅如此,包装时尚、带有异国情调、安全卫生的日本食品在大陆和台湾都广受好评。构筑日中两国间建设性未来的道路还很宽广。 【人物简介: 巴拉克·库什纳,1968年生于美国。曾在日本、中国大陆、台湾留学并进行研究活动。2006年起在英国剑桥大学讲授日本近现代史。】 英语中有个词slurp,形容人在吃东西或喝饮料时发出的声响,不妨翻译为“吸溜”——英国剑桥大学副教授Barak Kushner(汉字名:顧若鵬)用这个词为题目出了一本书——Slurp! A Social and Culinary History of Ramen——《吸溜》(形容吃拉面时发出的声音),围绕日本拉面探讨中日关系的爱恨情仇。

 

slurp:中日关系的象声词 - 翟华 - 东方文化西方语英语中有个词slurp,形容人在吃东西或喝饮料时发出的声响,不妨翻译为“吸溜”——英国剑桥大学副教授Barak Kushner(汉字名:顧若鵬)用这个词为题目出了一本书——Slurp! A Social and Culinary History of Ramen——《吸溜》(形容吃拉面时发出的声音),围绕日本拉面探讨中日关系的爱恨情仇。 在拉面的诞生过程中,中国做出了怎样的贡献?拉面中是否暗含着能让日中关系好转的要素呢?最近(2013年7月9日)日本《朝日新闻》刊登了对库什纳副教授的采访,“从拉面看日中关系”。采访转载如下—— 问:您为什么会研究拉面呢? 答:20年前,我曾在日本岩手县山田町做英语助教。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犹太家庭,所以不吃生鱼片和寿司。山田町地处三陆海岸地区,那里鱼肉丰美,但我却无法品尝这些美味。有一天,朋友带我去了一家名为“六文”的拉面店吃饭。我喜欢吃肉,这正合我的胃口。即使过了深夜12点,店里还很热闹。   当时我听说日本有很多拉面爱好者,他们会探访全国各地的拉面店,还写与拉面有关的小说。所以我很好奇,让日本人喜爱到如此地步的食品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?东日本大地震后,我又回到山田町,却再也找不到“六文”拉面店了。一些老朋友也在海啸后不知去向,这真让人难过。   在我学习日语、并获得博士学位(2004年)之后,我正式开始研究拉面。8年来,我不断收集相关的历史资料,还采访了近50名拉面店老板和落语(类似单口相声的传统艺术)家。我发现,在这小小的拉面中,竟蕴含着日本近代化进程的缩影,以及日本与中国悠久而深厚的交流历史。如果没有中国人,那么我们现在可能就不会坐在这品尝拉面,说不定连明治维新也不曾发生。 问:明治维新主要是日本文明开化的过程,应该是日本从西方国家吸收文化与价值观的时代。为什么您会认为这与中国有关呢? 答:事实上,在幕后支撑着日本文明开化进程的是中国人。在明治维新前的幕末时期,就有大批中国商人、劳工、厨师来到横滨、神户、长崎等港口开放城市。欧美列强原来都把对日通商的据点设在香港和上海等地,所以与日本打交道的欧美使团的翻译中也有中国人。   到了明治中期,清朝开始向日本派遣留学生。日清战争(中国称甲午战争)之后,留学生的数量大增。中国想了解日本为什么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现代化。清朝政府设立了奖学金制度,中国的富裕阶层也兴起了赴日留学。日中两国都使用汉字,所以中国留学生在日本求学很方便。   但他们(清朝末期中国的留学生)和我一样,并不适应日本的食物。我读过当年留学生的日记时,发现他们在不停地抱怨日本饭菜鱼腥、肉少、量少,还有人表示:“日本人就吃这些贫乏的食物,为什么还能战胜中国人?”   从明治后期到大正年间,为了满足留学生与华侨的胃口,一些饭店开始出售类似于拉面的食物。札幌的“竹屋食堂”博得了中国留学生的好评,他们是来北海道大学交换留学的。而长崎的“四海楼”则成为了鸡汤拉面的发源地。 问:拉面为何会在日本流行起来?

在拉面的诞生过程中,中国做出了怎样的贡献?拉面中是否暗含着能让日中关系好转的要素呢?最近(2013年7月9日)日本《朝日新闻》刊登了对库什纳副教授的采访,“从拉面看日中关系”。采访转载如下——

 

答:这一过程与日本的现代化进程息息相关。在江户时代以前,日本人的饮食习惯与如今大不相同。江户人不会在早午晚的固定时间内进食,而是利用零碎时间用餐,像吃点心一样。当时人们的时间观念非常淡薄。我曾读过一个外国人的日记,他是明治初期来日本传授西方技术和制度的。日记中充满了对日本人不守时的抱怨:“这帮愚蠢的日本人,到底什么时候才来啊!”   在明治维新以后身份制度逐渐消失,人们可以自由迁徙。社会上出现了工薪族和学生等职业。这些人要从早到晚在外面工作或学习,所以需要补充卡路里。于是拉面开始大受欢迎,因为它能补充人体所需的能量。 问:也就是说,日本的现代化和拉面一样也是日中两国合作的结晶? 答:我希望人们能够注意到,在日本的现代化过程中中国大陆、台湾和朝鲜半岛所发挥的作用。这些地方与日本交流十分密切。实际上,我以前也觉得是西方让日本打开了国门。但在调查资料后却发现,明治大正时期的日本从亚洲各地聚集了人才,成为各国文化交流的集散地。日本人积极接受外部的文化,并推动了经济发展。   的确,日本是从欧美学习到法律、政党政治、社会制度等理念,但民众所喜爱的食物,以及人们围成一桌吃饭、喝酒、聊天的这种交流习惯等却大多是从亚洲引入的。   不仅是普通民众,日中两国知识分子的交流也十分频繁。直到昭和初期,日本的精英阶层中古典文学素养较高的人仍然能够吟诵汉诗。两国的知识分子能通过笔谈来进行沟通,也有不少像谷崎润一郎那样试图从中国寻找东方精神世界源泉的人。与谢野晶子、夏目漱石等人还曾在中国游历。甚至大冈升平年轻时也偷偷吃过拉面。虽然两国人民之间也存在着偏见和误解,但相互学习的进程却从未中断。 问:这种日中之间的交流因为二战完全断绝了。您怎么看? 答:我并不这样认为。在战后拉面的复兴过程中,从中国归来的日本人发挥了巨大作用。为了解决战后日本粮食短缺的问题,美国将大量剩余小麦送到日本,并试图将面包推广到全国。但由于日本人家里没有烤箱,所以这一努力失败了。为了充分利用这些小麦,生于台湾的日清食品创始人安藤百福发明了方便面。   日本投降之后,蒋介石发表演说,“敌人是日本的军阀而不是普通日本民众”。中国并没有对日本进行报复。虽然蒋介石也想传递国民政府遵守国际法的信息,但同时也考虑到中国的国家建设需要日本的帮助。   这对共产党来说也是一样。共产党中也有很多干部曾在日本接受教育,尽管数量上没有国民党内多。在共产党创建空军时,也曾受到了原日本军人的帮助。日中两国构建良好关系的氛围一直持续到1957年岸信介内阁实行亲美一边倒政策,以及1958年长崎市展览会上中国国旗被日本人扯下的事件前。 问:现在日本和中国等邻国的关系紧张。您认为原因是什么? 答:二战结束后,日本“帝国”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公民社会。这对亚洲邻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但在这一过程中,各国并没有就领土等国际法上的问题进行充分交涉,使这些问题遗留了下来。   日本社会存在这样一种氛围,认为将本国的对外关系交由美国处理就可以了。后slurp:中日关系的象声词 - 翟华 - 东方文化西方语


问:您为什么会研究拉面呢?

 

答:这一过程与日本的现代化进程息息相关。在江户时代以前,日本人的饮食习惯与如今大不相同。江户人不会在早午晚的固定时间内进食,而是利用零碎时间用餐,像吃点心一样。当时人们的时间观念非常淡薄。我曾读过一个外国人的日记,他是明治初期来日本传授西方技术和制度的。日记中充满了对日本人不守时的抱怨:“这帮愚蠢的日本人,到底什么时候才来啊!”   在明治维新以后身份制度逐渐消失,人们可以自由迁徙。社会上出现了工薪族和学生等职业。这些人要从早到晚在外面工作或学习,所以需要补充卡路里。于是拉面开始大受欢迎,因为它能补充人体所需的能量。 问:也就是说,日本的现代化和拉面一样也是日中两国合作的结晶? 答:我希望人们能够注意到,在日本的现代化过程中中国大陆、台湾和朝鲜半岛所发挥的作用。这些地方与日本交流十分密切。实际上,我以前也觉得是西方让日本打开了国门。但在调查资料后却发现,明治大正时期的日本从亚洲各地聚集了人才,成为各国文化交流的集散地。日本人积极接受外部的文化,并推动了经济发展。   的确,日本是从欧美学习到法律、政党政治、社会制度等理念,但民众所喜爱的食物,以及人们围成一桌吃饭、喝酒、聊天的这种交流习惯等却大多是从亚洲引入的。   不仅是普通民众,日中两国知识分子的交流也十分频繁。直到昭和初期,日本的精英阶层中古典文学素养较高的人仍然能够吟诵汉诗。两国的知识分子能通过笔谈来进行沟通,也有不少像谷崎润一郎那样试图从中国寻找东方精神世界源泉的人。与谢野晶子、夏目漱石等人还曾在中国游历。甚至大冈升平年轻时也偷偷吃过拉面。虽然两国人民之间也存在着偏见和误解,但相互学习的进程却从未中断。 问:这种日中之间的交流因为二战完全断绝了。您怎么看? 答:我并不这样认为。在战后拉面的复兴过程中,从中国归来的日本人发挥了巨大作用。为了解决战后日本粮食短缺的问题,美国将大量剩余小麦送到日本,并试图将面包推广到全国。但由于日本人家里没有烤箱,所以这一努力失败了。为了充分利用这些小麦,生于台湾的日清食品创始人安藤百福发明了方便面。   日本投降之后,蒋介石发表演说,“敌人是日本的军阀而不是普通日本民众”。中国并没有对日本进行报复。虽然蒋介石也想传递国民政府遵守国际法的信息,但同时也考虑到中国的国家建设需要日本的帮助。   这对共产党来说也是一样。共产党中也有很多干部曾在日本接受教育,尽管数量上没有国民党内多。在共产党创建空军时,也曾受到了原日本军人的帮助。日中两国构建良好关系的氛围一直持续到1957年岸信介内阁实行亲美一边倒政策,以及1958年长崎市展览会上中国国旗被日本人扯下的事件前。 问:现在日本和中国等邻国的关系紧张。您认为原因是什么? 答:二战结束后,日本“帝国”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公民社会。这对亚洲邻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但在这一过程中,各国并没有就领土等国际法上的问题进行充分交涉,使这些问题遗留了下来。   日本社会存在这样一种氛围,认为将本国的对外关系交由美国处理就可以了。后答:20年前,我曾在日本岩手县山田町做英语助教。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犹太家庭,所以不吃生鱼片和寿司。山田町地处三陆海岸地区,那里鱼肉丰美,但我却无法品尝这些美味。有一天,朋友带我去了一家名为“六文”的拉面店吃饭。我喜欢吃肉,这正合我的胃口。即使过了深夜12点,店里还很热闹。

  当时我听说日本有很多拉面爱好者,他们会探访全国各地的拉面店,还写与拉面有关的小说。所以我很好奇,让日本人喜爱到如此地步的食品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?东日本大地震后,我又回到山田町,却再也找不到“六文”拉面店了。一些老朋友也在海啸后不知去向,这真让人难过。

  在我学习日语、并获得博士学位(2004年)之后,我正式开始研究拉面。8年来,我不断收集相关的历史资料,还采访了近50名拉面店老板和落语(类似单口相声的传统艺术)家。我发现,在这小小的拉面中,竟蕴含着日本近代化进程的缩影,以及日本与中国悠久而深厚的交流历史。如果没有中国人,那么我们现在可能就不会坐在这品尝拉面,说不定连明治维新也不曾发生。

英语中有个词slurp,形容人在吃东西或喝饮料时发出的声响,不妨翻译为“吸溜”——英国剑桥大学副教授Barak Kushner(汉字名:顧若鵬)用这个词为题目出了一本书——Slurp! A Social and Culinary History of Ramen——《吸溜》(形容吃拉面时发出的声音),围绕日本拉面探讨中日关系的爱恨情仇。 在拉面的诞生过程中,中国做出了怎样的贡献?拉面中是否暗含着能让日中关系好转的要素呢?最近(2013年7月9日)日本《朝日新闻》刊登了对库什纳副教授的采访,“从拉面看日中关系”。采访转载如下—— 问:您为什么会研究拉面呢? 答:20年前,我曾在日本岩手县山田町做英语助教。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犹太家庭,所以不吃生鱼片和寿司。山田町地处三陆海岸地区,那里鱼肉丰美,但我却无法品尝这些美味。有一天,朋友带我去了一家名为“六文”的拉面店吃饭。我喜欢吃肉,这正合我的胃口。即使过了深夜12点,店里还很热闹。   当时我听说日本有很多拉面爱好者,他们会探访全国各地的拉面店,还写与拉面有关的小说。所以我很好奇,让日本人喜爱到如此地步的食品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?东日本大地震后,我又回到山田町,却再也找不到“六文”拉面店了。一些老朋友也在海啸后不知去向,这真让人难过。   在我学习日语、并获得博士学位(2004年)之后,我正式开始研究拉面。8年来,我不断收集相关的历史资料,还采访了近50名拉面店老板和落语(类似单口相声的传统艺术)家。我发现,在这小小的拉面中,竟蕴含着日本近代化进程的缩影,以及日本与中国悠久而深厚的交流历史。如果没有中国人,那么我们现在可能就不会坐在这品尝拉面,说不定连明治维新也不曾发生。 问:明治维新主要是日本文明开化的过程,应该是日本从西方国家吸收文化与价值观的时代。为什么您会认为这与中国有关呢? 答:事实上,在幕后支撑着日本文明开化进程的是中国人。在明治维新前的幕末时期,就有大批中国商人、劳工、厨师来到横滨、神户、长崎等港口开放城市。欧美列强原来都把对日通商的据点设在香港和上海等地,所以与日本打交道的欧美使团的翻译中也有中国人。   到了明治中期,清朝开始向日本派遣留学生。日清战争(中国称甲午战争)之后,留学生的数量大增。中国想了解日本为什么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现代化。清朝政府设立了奖学金制度,中国的富裕阶层也兴起了赴日留学。日中两国都使用汉字,所以中国留学生在日本求学很方便。   但他们(清朝末期中国的留学生)和我一样,并不适应日本的食物。我读过当年留学生的日记时,发现他们在不停地抱怨日本饭菜鱼腥、肉少、量少,还有人表示:“日本人就吃这些贫乏的食物,为什么还能战胜中国人?”   从明治后期到大正年间,为了满足留学生与华侨的胃口,一些饭店开始出售类似于拉面的食物。札幌的“竹屋食堂”博得了中国留学生的好评,他们是来北海道大学交换留学的。而长崎的“四海楼”则成为了鸡汤拉面的发源地。 问:拉面为何会在日本流行起来?


问:明治维新主要是日本文明开化的过程,应该是日本从西方国家吸收文化与价值观的时代。为什么您会认为这与中国有关呢?

 

来,随着日本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,这些领土、外交等问题就被抛在了脑后。随着近年来中国的崛起,此前遗留下来的问题再度浮出水面。这只是帝国崩溃后遗症出现较晚的表现,并不是什么新话题。   安倍首相主张摆脱战后体制。如果这一主张是指日本应该走出战败国的阴影,以和平繁荣的经济大国身份为亚洲的稳定秩序做贡献的话,那它就是正确的。亚洲各国认为,只有日本真正做到这一点,才能与其深入探讨历史问题,因此(对日本)报以较高的期待。当前的紧张态势是日本的所作所为让各国感到失望所引发的。 问:日本怎样做才能改善与各国的关系呢? 答:英语中有一个词叫做“self fulfilling prophecy(自证预言)”。意思是在不受事实影响的条件下,通过自我暗示来预测未来。我并不赞同最近中国人通过“反日”来表现爱国心的态度,但日本人也陷入了一种自我暗示,认为“原本日中两国的利害关系就不相容”、“日中关系一直都比较紧张”等。   在日中两国漫长的交流历史中有过很多岔路,但两国政府、商人、民间人士等各阶层却一直保持着交流,为两国关系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。日中两国就是在这些可能性中聪明地选择了对双方都有利的选项,保持着常年的交往。   因此,两国应该摒弃“对方不好交往,所以要封锁”的僵化理念。希望人们在品尝拉面的同时,思考一下拉面背后所蕴涵的两国间深厚的交流史。   中国没有主张对拉面拥有“主权”。不仅如此,包装时尚、带有异国情调、安全卫生的日本食品在大陆和台湾都广受好评。构筑日中两国间建设性未来的道路还很宽广。 【人物简介: 巴拉克·库什纳,1968年生于美国。曾在日本、中国大陆、台湾留学并进行研究活动。2006年起在英国剑桥大学讲授日本近现代史。】 答:事实上,在幕后支撑着日本文明开化进程的是中国人。在明治维新前的幕末时期,就有大批中国商人、劳工、厨师来到横滨、神户、长崎等港口开放城市。欧美列强原来都把对日通商的据点设在香港和上海等地,所以与日本打交道的欧美使团的翻译中也有中国人。

  到了明治中期,清朝开始向日本派遣留学生。日清战争(中国称甲午战争)之后,留学生的数量大增。中国想了解日本为什么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现代化。清朝政府设立了奖学金制度,中国的富裕阶层也兴起了赴日留学。日中两国都使用汉字,所以中国留学生在日本求学很方便。

  但他们(清朝末期中国的留学生)和我一样,并不适应日本的食物。我读过当年留学生的日记时,发现他们在不停地抱怨日本饭菜鱼腥、肉少、量少,还有人表示:“日本人就吃这些贫乏的食物,为什么还能战胜中国人?”

  从明治后期到大正年间,为了满足留学生与华侨的胃口,一些饭店开始出售类似于拉面的食物。札幌的“竹屋食堂”博得了中国留学生的好评,他们是来北海道大学交换留学的。而长崎的“四海楼”则成为了鸡汤拉面的发源地。

答:这一过程与日本的现代化进程息息相关。在江户时代以前,日本人的饮食习惯与如今大不相同。江户人不会在早午晚的固定时间内进食,而是利用零碎时间用餐,像吃点心一样。当时人们的时间观念非常淡薄。我曾读过一个外国人的日记,他是明治初期来日本传授西方技术和制度的。日记中充满了对日本人不守时的抱怨:“这帮愚蠢的日本人,到底什么时候才来啊!”   在明治维新以后身份制度逐渐消失,人们可以自由迁徙。社会上出现了工薪族和学生等职业。这些人要从早到晚在外面工作或学习,所以需要补充卡路里。于是拉面开始大受欢迎,因为它能补充人体所需的能量。 问:也就是说,日本的现代化和拉面一样也是日中两国合作的结晶? 答:我希望人们能够注意到,在日本的现代化过程中中国大陆、台湾和朝鲜半岛所发挥的作用。这些地方与日本交流十分密切。实际上,我以前也觉得是西方让日本打开了国门。但在调查资料后却发现,明治大正时期的日本从亚洲各地聚集了人才,成为各国文化交流的集散地。日本人积极接受外部的文化,并推动了经济发展。   的确,日本是从欧美学习到法律、政党政治、社会制度等理念,但民众所喜爱的食物,以及人们围成一桌吃饭、喝酒、聊天的这种交流习惯等却大多是从亚洲引入的。   不仅是普通民众,日中两国知识分子的交流也十分频繁。直到昭和初期,日本的精英阶层中古典文学素养较高的人仍然能够吟诵汉诗。两国的知识分子能通过笔谈来进行沟通,也有不少像谷崎润一郎那样试图从中国寻找东方精神世界源泉的人。与谢野晶子、夏目漱石等人还曾在中国游历。甚至大冈升平年轻时也偷偷吃过拉面。虽然两国人民之间也存在着偏见和误解,但相互学习的进程却从未中断。 问:这种日中之间的交流因为二战完全断绝了。您怎么看? 答:我并不这样认为。在战后拉面的复兴过程中,从中国归来的日本人发挥了巨大作用。为了解决战后日本粮食短缺的问题,美国将大量剩余小麦送到日本,并试图将面包推广到全国。但由于日本人家里没有烤箱,所以这一努力失败了。为了充分利用这些小麦,生于台湾的日清食品创始人安藤百福发明了方便面。   日本投降之后,蒋介石发表演说,“敌人是日本的军阀而不是普通日本民众”。中国并没有对日本进行报复。虽然蒋介石也想传递国民政府遵守国际法的信息,但同时也考虑到中国的国家建设需要日本的帮助。   这对共产党来说也是一样。共产党中也有很多干部曾在日本接受教育,尽管数量上没有国民党内多。在共产党创建空军时,也曾受到了原日本军人的帮助。日中两国构建良好关系的氛围一直持续到1957年岸信介内阁实行亲美一边倒政策,以及1958年长崎市展览会上中国国旗被日本人扯下的事件前。 问:现在日本和中国等邻国的关系紧张。您认为原因是什么? 答:二战结束后,日本“帝国”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公民社会。这对亚洲邻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但在这一过程中,各国并没有就领土等国际法上的问题进行充分交涉,使这些问题遗留了下来。   日本社会存在这样一种氛围,认为将本国的对外关系交由美国处理就可以了。后
问:拉面为何会在日本流行起来?

 

答:这一过程与日本的现代化进程息息相关。在江户时代以前,日本人的饮食习惯与如今大不相同。江户人不会在早午晚的固定时间内进食,而是利用零碎时间用餐,像吃点心一样。当时人们的时间观念非常淡薄。我曾读过一个外国人的日记,他是明治初期来日本传授西方技术和制度的。英语中有个词slurp,形容人在吃东西或喝饮料时发出的声响,不妨翻译为“吸溜”——英国剑桥大学副教授Barak Kushner(汉字名:顧若鵬)用这个词为题目出了一本书——Slurp! A Social and Culinary History of Ramen——《吸溜》(形容吃拉面时发出的声音),围绕日本拉面探讨中日关系的爱恨情仇。 在拉面的诞生过程中,中国做出了怎样的贡献?拉面中是否暗含着能让日中关系好转的要素呢?最近(2013年7月9日)日本《朝日新闻》刊登了对库什纳副教授的采访,“从拉面看日中关系”。采访转载如下—— 问:您为什么会研究拉面呢? 答:20年前,我曾在日本岩手县山田町做英语助教。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犹太家庭,所以不吃生鱼片和寿司。山田町地处三陆海岸地区,那里鱼肉丰美,但我却无法品尝这些美味。有一天,朋友带我去了一家名为“六文”的拉面店吃饭。我喜欢吃肉,这正合我的胃口。即使过了深夜12点,店里还很热闹。   当时我听说日本有很多拉面爱好者,他们会探访全国各地的拉面店,还写与拉面有关的小说。所以我很好奇,让日本人喜爱到如此地步的食品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?东日本大地震后,我又回到山田町,却再也找不到“六文”拉面店了。一些老朋友也在海啸后不知去向,这真让人难过。   在我学习日语、并获得博士学位(2004年)之后,我正式开始研究拉面。8年来,我不断收集相关的历史资料,还采访了近50名拉面店老板和落语(类似单口相声的传统艺术)家。我发现,在这小小的拉面中,竟蕴含着日本近代化进程的缩影,以及日本与中国悠久而深厚的交流历史。如果没有中国人,那么我们现在可能就不会坐在这品尝拉面,说不定连明治维新也不曾发生。 问:明治维新主要是日本文明开化的过程,应该是日本从西方国家吸收文化与价值观的时代。为什么您会认为这与中国有关呢? 答:事实上,在幕后支撑着日本文明开化进程的是中国人。在明治维新前的幕末时期,就有大批中国商人、劳工、厨师来到横滨、神户、长崎等港口开放城市。欧美列强原来都把对日通商的据点设在香港和上海等地,所以与日本打交道的欧美使团的翻译中也有中国人。   到了明治中期,清朝开始向日本派遣留学生。日清战争(中国称甲午战争)之后,留学生的数量大增。中国想了解日本为什么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现代化。清朝政府设立了奖学金制度,中国的富裕阶层也兴起了赴日留学。日中两国都使用汉字,所以中国留学生在日本求学很方便。   但他们(清朝末期中国的留学生)和我一样,并不适应日本的食物。我读过当年留学生的日记时,发现他们在不停地抱怨日本饭菜鱼腥、肉少、量少,还有人表示:“日本人就吃这些贫乏的食物,为什么还能战胜中国人?”   从明治后期到大正年间,为了满足留学生与华侨的胃口,一些饭店开始出售类似于拉面的食物。札幌的“竹屋食堂”博得了中国留学生的好评,他们是来北海道大学交换留学的。而长崎的“四海楼”则成为了鸡汤拉面的发源地。 问:拉面为何会在日本流行起来? 日记中充满了对日本人不守时的抱怨:“这帮愚蠢的日本人,到底什么时候才来啊!”

  在明治维新以后身份制度逐渐消失,人们可以自由迁徙。社会上出现了工薪族和学生等职业。这些人要从早到晚在外面工作或学习,所以需要补充卡路里。于是拉面开始大受欢迎,因为它能补充人体所需的能量。

英语中有个词slurp,形容人在吃东西或喝饮料时发出的声响,不妨翻译为“吸溜”——英国剑桥大学副教授Barak Kushner(汉字名:顧若鵬)用这个词为题目出了一本书——Slurp! A Social and Culinary History of Ramen——《吸溜》(形容吃拉面时发出的声音),围绕日本拉面探讨中日关系的爱恨情仇。 在拉面的诞生过程中,中国做出了怎样的贡献?拉面中是否暗含着能让日中关系好转的要素呢?最近(2013年7月9日)日本《朝日新闻》刊登了对库什纳副教授的采访,“从拉面看日中关系”。采访转载如下—— 问:您为什么会研究拉面呢? 答:20年前,我曾在日本岩手县山田町做英语助教。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犹太家庭,所以不吃生鱼片和寿司。山田町地处三陆海岸地区,那里鱼肉丰美,但我却无法品尝这些美味。有一天,朋友带我去了一家名为“六文”的拉面店吃饭。我喜欢吃肉,这正合我的胃口。即使过了深夜12点,店里还很热闹。   当时我听说日本有很多拉面爱好者,他们会探访全国各地的拉面店,还写与拉面有关的小说。所以我很好奇,让日本人喜爱到如此地步的食品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?东日本大地震后,我又回到山田町,却再也找不到“六文”拉面店了。一些老朋友也在海啸后不知去向,这真让人难过。   在我学习日语、并获得博士学位(2004年)之后,我正式开始研究拉面。8年来,我不断收集相关的历史资料,还采访了近50名拉面店老板和落语(类似单口相声的传统艺术)家。我发现,在这小小的拉面中,竟蕴含着日本近代化进程的缩影,以及日本与中国悠久而深厚的交流历史。如果没有中国人,那么我们现在可能就不会坐在这品尝拉面,说不定连明治维新也不曾发生。 问:明治维新主要是日本文明开化的过程,应该是日本从西方国家吸收文化与价值观的时代。为什么您会认为这与中国有关呢? 答:事实上,在幕后支撑着日本文明开化进程的是中国人。在明治维新前的幕末时期,就有大批中国商人、劳工、厨师来到横滨、神户、长崎等港口开放城市。欧美列强原来都把对日通商的据点设在香港和上海等地,所以与日本打交道的欧美使团的翻译中也有中国人。   到了明治中期,清朝开始向日本派遣留学生。日清战争(中国称甲午战争)之后,留学生的数量大增。中国想了解日本为什么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现代化。清朝政府设立了奖学金制度,中国的富裕阶层也兴起了赴日留学。日中两国都使用汉字,所以中国留学生在日本求学很方便。   但他们(清朝末期中国的留学生)和我一样,并不适应日本的食物。我读过当年留学生的日记时,发现他们在不停地抱怨日本饭菜鱼腥、肉少、量少,还有人表示:“日本人就吃这些贫乏的食物,为什么还能战胜中国人?”   从明治后期到大正年间,为了满足留学生与华侨的胃口,一些饭店开始出售类似于拉面的食物。札幌的“竹屋食堂”博得了中国留学生的好评,他们是来北海道大学交换留学的。而长崎的“四海楼”则成为了鸡汤拉面的发源地。 问:拉面为何会在日本流行起来?


问:也就是说,日本的现代化和拉面一样也是日中两国合作的结晶?

 

来,随着日本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,这些领土、外交等问题就被抛在了脑后。随着近年来中国的崛起,此前遗留下来的问题再度浮出水面。这只是帝国崩溃后遗症出现较晚的表现,并不是什么新话题。   安倍首相主张摆脱战后体制。如果这一主张是指日本应该走出战败国的阴影,以和平繁荣的经济大国身份为亚洲的稳定秩序做贡献的话,那它就是正确的。亚洲各国认为,只有日本真正做到这一点,才能与其深入探讨历史问题,因此(对日本)报以较高的期待。当前的紧张态势是日本的所作所为让各国感到失望所引发的。 问:日本怎样做才能改善与各国的关系呢? 答:英语中有一个词叫做“self fulfilling prophecy(自证预言)”。意思是在不受事实影响的条件下,通过自我暗示来预测未来。我并不赞同最近中国人通过“反日”来表现爱国心的态度,但日本人也陷入了一种自我暗示,认为“原本日中两国的利害关系就不相容”、“日中关系一直都比较紧张”等。   在日中两国漫长的交流历史中有过很多岔路,但两国政府、商人、民间人士等各阶层却一直保持着交流,为两国关系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。日中两国就是在这些可能性中聪明地选择了对双方都有利的选项,保持着常年的交往。   因此,两国应该摒弃“对方不好交往,所以要封锁”的僵化理念。希望人们在品尝拉面的同时,思考一下拉面背后所蕴涵的两国间深厚的交流史。   中国没有主张对拉面拥有“主权”。不仅如此,包装时尚、带有异国情调、安全卫生的日本食品在大陆和台湾都广受好评。构筑日中两国间建设性未来的道路还很宽广。 【人物简介: 巴拉克·库什纳,1968年生于美国。曾在日本、中国大陆、台湾留学并进行研究活动。2006年起在英国剑桥大学讲授日本近现代史。】 答:我希望人们能够注意到,在日本的现代化过程中中国大陆、台湾和朝鲜半岛所发挥的作用。这些地方与日本交流十分密切。实际上,我以前也觉得是西方让日本打开了国门。但在调查资料后却发现,明治大正时期的日本从亚洲各地聚集了人才,成为各国文化交流的集散地。日本人积极接受外部的文化,并推动了经济发展。

  的确,日本是从欧美学习到法律、政党政治、社会制度等理念,但民众所喜爱的食物,以及人们围成一桌吃饭、喝酒、聊天的这种交流习惯等却大多是从亚洲引入的。

  不仅是普通民众,日中两国知识分子的交流也十分频繁。直到昭和初期,日本的精英阶层中古典文学素养较高的人仍然能够吟诵汉诗。两国的知识分子能通过笔谈来进行沟通,也有不少像谷崎润一郎那样试图从中国寻找东方精神世界源泉的人。与谢野晶子、夏目漱石等人还曾在中国游历。甚至大冈升平年轻时也偷偷吃过拉面。虽然两国人民之间也存在着偏见和误解,但相互学习的进程却从未中断。

来,随着日本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,这些领土、外交等问题就被抛在了脑后。随着近年来中国的崛起,此前遗留下来的问题再度浮出水面。这只是帝国崩溃后遗症出现较晚的表现,并不是什么新话题。   安倍首相主张摆脱战后体制。如果这一主张是指日本应该走出战败国的阴影,以和平繁荣的经济大国身份为亚洲的稳定秩序做贡献的话,那它就是正确的。亚洲各国认为,只有日本真正做到这一点,才能与其深入探讨历史问题,因此(对日本)报以较高的期待。当前的紧张态势是日本的所作所为让各国感到失望所引发的。 问:日本怎样做才能改善与各国的关系呢? 答:英语中有一个词叫做“self fulfilling prophecy(自证预言)”。意思是在不受事实影响的条件下,通过自我暗示来预测未来。我并不赞同最近中国人通过“反日”来表现爱国心的态度,但日本人也陷入了一种自我暗示,认为“原本日中两国的利害关系就不相容”、“日中关系一直都比较紧张”等。   在日中两国漫长的交流历史中有过很多岔路,但两国政府、商人、民间人士等各阶层却一直保持着交流,为两国关系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。日中两国就是在这些可能性中聪明地选择了对双方都有利的选项,保持着常年的交往。   因此,两国应该摒弃“对方不好交往,所以要封锁”的僵化理念。希望人们在品尝拉面的同时,思考一下拉面背后所蕴涵的两国间深厚的交流史。   中国没有主张对拉面拥有“主权”。不仅如此,包装时尚、带有异国情调、安全卫生的日本食品在大陆和台湾都广受好评。构筑日中两国间建设性未来的道路还很宽广。 【人物简介: 巴拉克·库什纳,1968年生于美国。曾在日本、中国大陆、台湾留学并进行研究活动。2006年起在英国剑桥大学讲授日本近现代史。】

 

问:这种日中之间的交流因为二战完全断绝了。您怎么看?

 

答:我并不这样认为。在战后拉面的复兴过程中,从中国归来的日本人发挥了巨大作用。为了解决战后日本粮食短缺的问题,美国将大量剩余小麦送到日本,并试图将面包推广到全国。但由于日本人家里没有烤箱,所以这一努力失败了。为了充分利用这些小麦,生于台湾的日清食品创始人安藤百福发明了方便面。

  日本投降之后,蒋介石发表演说,“敌人是日本的军阀而不是普通日本民众”。中国并没有对日本进行报复。虽然蒋介石也想传递国民政府遵守国际法的信息,但同时也考虑到中国的国家建设需要日本的帮助。

来,随着日本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,这些领土、外交等问题就被抛在了脑后。随着近年来中国的崛起,此前遗留下来的问题再度浮出水面。这只是帝国崩溃后遗症出现较晚的表现,并不是什么新话题。   安倍首相主张摆脱战后体制。如果这一主张是指日本应该走出战败国的阴影,以和平繁荣的经济大国身份为亚洲的稳定秩序做贡献的话,那它就是正确的。亚洲各国认为,只有日本真正做到这一点,才能与其深入探讨历史问题,因此(对日本)报以较高的期待。当前的紧张态势是日本的所作所为让各国感到失望所引发的。 问:日本怎样做才能改善与各国的关系呢? 答:英语中有一个词叫做“self fulfilling prophecy(自证预言)”。意思是在不受事实影响的条件下,通过自我暗示来预测未来。我并不赞同最近中国人通过“反日”来表现爱国心的态度,但日本人也陷入了一种自我暗示,认为“原本日中两国的利害关系就不相容”、“日中关系一直都比较紧张”等。   在日中两国漫长的交流历史中有过很多岔路,但两国政府、商人、民间人士等各阶层却一直保持着交流,为两国关系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。日中两国就是在这些可能性中聪明地选择了对双方都有利的选项,保持着常年的交往。   因此,两国应该摒弃“对方不好交往,所以要封锁”的僵化理念。希望人们在品尝拉面的同时,思考一下拉面背后所蕴涵的两国间深厚的交流史。   中国没有主张对拉面拥有“主权”。不仅如此,包装时尚、带有异国情调、安全卫生的日本食品在大陆和台湾都广受好评。构筑日中两国间建设性未来的道路还很宽广。 【人物简介: 巴拉克·库什纳,1968年生于美国。曾在日本、中国大陆、台湾留学并进行研究活动。2006年起在英国剑桥大学讲授日本近现代史。】

  这对共产党来说也是一样。共产党中也有很多干部曾在日本接受教育,尽管数量上没有国民党内多。在共产党创建空军时,也曾受到了原日本军人的帮助。日中两国构建良好关系的氛围一直持续到1957年岸信介内阁实行亲美一边倒政策,以及1958年长崎市展览会上中国国旗被日本人扯下的事件前。

来,随着日本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,这些领土、外交等问题就被抛在了脑后。随着近年来中国的崛起,此前遗留下来的问题再度浮出水面。这只是帝国崩溃后遗症出现较晚的表现,并不是什么新话题。   安倍首相主张摆脱战后体制。如果这一主张是指日本应该走出战败国的阴影,以和平繁荣的经济大国身份为亚洲的稳定秩序做贡献的话,那它就是正确的。亚洲各国认为,只有日本真正做到这一点,才能与其深入探讨历史问题,因此(对日本)报以较高的期待。当前的紧张态势是日本的所作所为让各国感到失望所引发的。 问:日本怎样做才能改善与各国的关系呢? 答:英语中有一个词叫做“self fulfilling prophecy(自证预言)”。意思是在不受事实影响的条件下,通过自我暗示来预测未来。我并不赞同最近中国人通过“反日”来表现爱国心的态度,但日本人也陷入了一种自我暗示,认为“原本日中两国的利害关系就不相容”、“日中关系一直都比较紧张”等。   在日中两国漫长的交流历史中有过很多岔路,但两国政府、商人、民间人士等各阶层却一直保持着交流,为两国关系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。日中两国就是在这些可能性中聪明地选择了对双方都有利的选项,保持着常年的交往。   因此,两国应该摒弃“对方不好交往,所以要封锁”的僵化理念。希望人们在品尝拉面的同时,思考一下拉面背后所蕴涵的两国间深厚的交流史。   中国没有主张对拉面拥有“主权”。不仅如此,包装时尚、带有异国情调、安全卫生的日本食品在大陆和台湾都广受好评。构筑日中两国间建设性未来的道路还很宽广。 【人物简介: 巴拉克·库什纳,1968年生于美国。曾在日本、中国大陆、台湾留学并进行研究活动。2006年起在英国剑桥大学讲授日本近现代史。】
问:现在日本和中国等邻国的关系紧张。您认为原因是什么?

答:这一过程与日本的现代化进程息息相关。在江户时代以前,日本人的饮食习惯与如今大不相同。江户人不会在早午晚的固定时间内进食,而是利用零碎时间用餐,像吃点心一样。当时人们的时间观念非常淡薄。我曾读过一个外国人的日记,他是明治初期来日本传授西方技术和制度的。日记中充满了对日本人不守时的抱怨:“这帮愚蠢的日本人,到底什么时候才来啊!”   在明治维新以后身份制度逐渐消失,人们可以自由迁徙。社会上出现了工薪族和学生等职业。这些人要从早到晚在外面工作或学习,所以需要补充卡路里。于是拉面开始大受欢迎,因为它能补充人体所需的能量。 问:也就是说,日本的现代化和拉面一样也是日中两国合作的结晶? 答:我希望人们能够注意到,在日本的现代化过程中中国大陆、台湾和朝鲜半岛所发挥的作用。这些地方与日本交流十分密切。实际上,我以前也觉得是西方让日本打开了国门。但在调查资料后却发现,明治大正时期的日本从亚洲各地聚集了人才,成为各国文化交流的集散地。日本人积极接受外部的文化,并推动了经济发展。   的确,日本是从欧美学习到法律、政党政治、社会制度等理念,但民众所喜爱的食物,以及人们围成一桌吃饭、喝酒、聊天的这种交流习惯等却大多是从亚洲引入的。   不仅是普通民众,日中两国知识分子的交流也十分频繁。直到昭和初期,日本的精英阶层中古典文学素养较高的人仍然能够吟诵汉诗。两国的知识分子能通过笔谈来进行沟通,也有不少像谷崎润一郎那样试图从中国寻找东方精神世界源泉的人。与谢野晶子、夏目漱石等人还曾在中国游历。甚至大冈升平年轻时也偷偷吃过拉面。虽然两国人民之间也存在着偏见和误解,但相互学习的进程却从未中断。 问:这种日中之间的交流因为二战完全断绝了。您怎么看? 答:我并不这样认为。在战后拉面的复兴过程中,从中国归来的日本人发挥了巨大作用。为了解决战后日本粮食短缺的问题,美国将大量剩余小麦送到日本,并试图将面包推广到全国。但由于日本人家里没有烤箱,所以这一努力失败了。为了充分利用这些小麦,生于台湾的日清食品创始人安藤百福发明了方便面。   日本投降之后,蒋介石发表演说,“敌人是日本的军阀而不是普通日本民众”。中国并没有对日本进行报复。虽然蒋介石也想传递国民政府遵守国际法的信息,但同时也考虑到中国的国家建设需要日本的帮助。   这对共产党来说也是一样。共产党中也有很多干部曾在日本接受教育,尽管数量上没有国民党内多。在共产党创建空军时,也曾受到了原日本军人的帮助。日中两国构建良好关系的氛围一直持续到1957年岸信介内阁实行亲美一边倒政策,以及1958年长崎市展览会上中国国旗被日本人扯下的事件前。 问:现在日本和中国等邻国的关系紧张。您认为原因是什么? 答:二战结束后,日本“帝国”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公民社会。这对亚洲邻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但在这一过程中,各国并没有就领土等国际法上的问题进行充分交涉,使这些问题遗留了下来。   日本社会存在这样一种氛围,认为将本国的对外关系交由美国处理就可以了。后

 

答:二战结束后,日本“帝国”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公民社会。这对亚洲邻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但在这一过程中,各国并没有就领土等国际法上的问题进行充分交涉,使这些问题遗留了下来。

来,随着日本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,这些领土、外交等问题就被抛在了脑后。随着近年来中国的崛起,此前遗留下来的问题再度浮出水面。这只是帝国崩溃后遗症出现较晚的表现,并不是什么新话题。   安倍首相主张摆脱战后体制。如果这一主张是指日本应该走出战败国的阴影,以和平繁荣的经济大国身份为亚洲的稳定秩序做贡献的话,那它就是正确的。亚洲各国认为,只有日本真正做到这一点,才能与其深入探讨历史问题,因此(对日本)报以较高的期待。当前的紧张态势是日本的所作所为让各国感到失望所引发的。 问:日本怎样做才能改善与各国的关系呢? 答:英语中有一个词叫做“self fulfilling prophecy(自证预言)”。意思是在不受事实影响的条件下,通过自我暗示来预测未来。我并不赞同最近中国人通过“反日”来表现爱国心的态度,但日本人也陷入了一种自我暗示,认为“原本日中两国的利害关系就不相容”、“日中关系一直都比较紧张”等。   在日中两国漫长的交流历史中有过很多岔路,但两国政府、商人、民间人士等各阶层却一直保持着交流,为两国关系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。日中两国就是在这些可能性中聪明地选择了对双方都有利的选项,保持着常年的交往。   因此,两国应该摒弃“对方不好交往,所以要封锁”的僵化理念。希望人们在品尝拉面的同时,思考一下拉面背后所蕴涵的两国间深厚的交流史。   中国没有主张对拉面拥有“主权”。不仅如此,包装时尚、带有异国情调、安全卫生的日本食品在大陆和台湾都广受好评。构筑日中两国间建设性未来的道路还很宽广。 【人物简介: 巴拉克·库什纳,1968年生于美国。曾在日本、中国大陆、台湾留学并进行研究活动。2006年起在英国剑桥大学讲授日本近现代史。】

  日本社会存在这样一种氛围,认为将本国的对外关系交由美国处理就可以了。后来,随着日本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,这些领土、外交等问题就被抛在了脑后。随着近年来中国的崛起,此前遗留下来的问题再度浮出水面。这只是帝国崩溃后遗症出现较晚的表现,并不是什么新话题。

  安倍首相主张摆脱战后体制。如果这一主张是指日本应该走出战败国的阴影,以和平繁荣的经济大国身份为亚洲的稳定秩序做贡献的话,那它就是正确的。亚洲各国认为,只有日本真正做到这一点,才能与其深入探讨历史问题,因此(对日本)报以较高的期待。当前的紧张态势是日本的所作所为让各国感到失望所引发的。


问:日本怎样做才能改善与各国的关系呢?

 

英语中有个词slurp,形容人在吃东西或喝饮料时发出的声响,不妨翻译为“吸溜”——英国剑桥大学副教授Barak Kushner(汉字名:顧若鵬)用这个词为题目出了一本书——Slurp! A Social and Culinary History of Ramen——《吸溜》(形容吃拉面时发出的声音),围绕日本拉面探讨中日关系的爱恨情仇。 在拉面的诞生过程中,中国做出了怎样的贡献?拉面中是否暗含着能让日中关系好转的要素呢?最近(2013年7月9日)日本《朝日新闻》刊登了对库什纳副教授的采访,“从拉面看日中关系”。采访转载如下—— 问:您为什么会研究拉面呢? 答:20年前,我曾在日本岩手县山田町做英语助教。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犹太家庭,所以不吃生鱼片和寿司。山田町地处三陆海岸地区,那里鱼肉丰美,但我却无法品尝这些美味。有一天,朋友带我去了一家名为“六文”的拉面店吃饭。我喜欢吃肉,这正合我的胃口。即使过了深夜12点,店里还很热闹。   当时我听说日本有很多拉面爱好者,他们会探访全国各地的拉面店,还写与拉面有关的小说。所以我很好奇,让日本人喜爱到如此地步的食品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?东日本大地震后,我又回到山田町,却再也找不到“六文”拉面店了。一些老朋友也在海啸后不知去向,这真让人难过。   在我学习日语、并获得博士学位(2004年)之后,我正式开始研究拉面。8年来,我不断收集相关的历史资料,还采访了近50名拉面店老板和落语(类似单口相声的传统艺术)家。我发现,在这小小的拉面中,竟蕴含着日本近代化进程的缩影,以及日本与中国悠久而深厚的交流历史。如果没有中国人,那么我们现在可能就不会坐在这品尝拉面,说不定连明治维新也不曾发生。 问:明治维新主要是日本文明开化的过程,应该是日本从西方国家吸收文化与价值观的时代。为什么您会认为这与中国有关呢? 答:事实上,在幕后支撑着日本文明开化进程的是中国人。在明治维新前的幕末时期,就有大批中国商人、劳工、厨师来到横滨、神户、长崎等港口开放城市。欧美列强原来都把对日通商的据点设在香港和上海等地,所以与日本打交道的欧美使团的翻译中也有中国人。   到了明治中期,清朝开始向日本派遣留学生。日清战争(中国称甲午战争)之后,留学生的数量大增。中国想了解日本为什么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现代化。清朝政府设立了奖学金制度,中国的富裕阶层也兴起了赴日留学。日中两国都使用汉字,所以中国留学生在日本求学很方便。   但他们(清朝末期中国的留学生)和我一样,并不适应日本的食物。我读过当年留学生的日记时,发现他们在不停地抱怨日本饭菜鱼腥、肉少、量少,还有人表示:“日本人就吃这些贫乏的食物,为什么还能战胜中国人?”   从明治后期到大正年间,为了满足留学生与华侨的胃口,一些饭店开始出售类似于拉面的食物。札幌的“竹屋食堂”博得了中国留学生的好评,他们是来北海道大学交换留学的。而长崎的“四海楼”则成为了鸡汤拉面的发源地。 问:拉面为何会在日本流行起来?

答:英语中有一个词叫做“self fulfilling prophecy(自证预言)”。意思是在不受事实影响的条件下,通过自我暗示来预测未来。我并不赞同最近中国人通过“反日”来表现爱国心的态度,但日本人也陷入了一种自我暗示,认为“原本日中两国的利害关系就不相容”、“日中关系一直都比较紧张”等。

英语中有个词slurp,形容人在吃东西或喝饮料时发出的声响,不妨翻译为“吸溜”——英国剑桥大学副教授Barak Kushner(汉字名:顧若鵬)用这个词为题目出了一本书——Slurp! A Social and Culinary History of Ramen——《吸溜》(形容吃拉面时发出的声音),围绕日本拉面探讨中日关系的爱恨情仇。 在拉面的诞生过程中,中国做出了怎样的贡献?拉面中是否暗含着能让日中关系好转的要素呢?最近(2013年7月9日)日本《朝日新闻》刊登了对库什纳副教授的采访,“从拉面看日中关系”。采访转载如下—— 问:您为什么会研究拉面呢? 答:20年前,我曾在日本岩手县山田町做英语助教。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犹太家庭,所以不吃生鱼片和寿司。山田町地处三陆海岸地区,那里鱼肉丰美,但我却无法品尝这些美味。有一天,朋友带我去了一家名为“六文”的拉面店吃饭。我喜欢吃肉,这正合我的胃口。即使过了深夜12点,店里还很热闹。   当时我听说日本有很多拉面爱好者,他们会探访全国各地的拉面店,还写与拉面有关的小说。所以我很好奇,让日本人喜爱到如此地步的食品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?东日本大地震后,我又回到山田町,却再也找不到“六文”拉面店了。一些老朋友也在海啸后不知去向,这真让人难过。   在我学习日语、并获得博士学位(2004年)之后,我正式开始研究拉面。8年来,我不断收集相关的历史资料,还采访了近50名拉面店老板和落语(类似单口相声的传统艺术)家。我发现,在这小小的拉面中,竟蕴含着日本近代化进程的缩影,以及日本与中国悠久而深厚的交流历史。如果没有中国人,那么我们现在可能就不会坐在这品尝拉面,说不定连明治维新也不曾发生。 问:明治维新主要是日本文明开化的过程,应该是日本从西方国家吸收文化与价值观的时代。为什么您会认为这与中国有关呢? 答:事实上,在幕后支撑着日本文明开化进程的是中国人。在明治维新前的幕末时期,就有大批中国商人、劳工、厨师来到横滨、神户、长崎等港口开放城市。欧美列强原来都把对日通商的据点设在香港和上海等地,所以与日本打交道的欧美使团的翻译中也有中国人。   到了明治中期,清朝开始向日本派遣留学生。日清战争(中国称甲午战争)之后,留学生的数量大增。中国想了解日本为什么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现代化。清朝政府设立了奖学金制度,中国的富裕阶层也兴起了赴日留学。日中两国都使用汉字,所以中国留学生在日本求学很方便。   但他们(清朝末期中国的留学生)和我一样,并不适应日本的食物。我读过当年留学生的日记时,发现他们在不停地抱怨日本饭菜鱼腥、肉少、量少,还有人表示:“日本人就吃这些贫乏的食物,为什么还能战胜中国人?”   从明治后期到大正年间,为了满足留学生与华侨的胃口,一些饭店开始出售类似于拉面的食物。札幌的“竹屋食堂”博得了中国留学生的好评,他们是来北海道大学交换留学的。而长崎的“四海楼”则成为了鸡汤拉面的发源地。 问:拉面为何会在日本流行起来?

  在日中两国漫长的交流历史中有过很多岔路,但两国政府、商人、民间人士等各阶层却一直保持着交流,为两国关系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。日中两国就是在这些可能性中聪明地选择了对双方都有利的选项,保持着常年的交往。

  因此,两国应该摒弃“对方不好交往,所以要封锁”的僵化理念。希望人们在品尝拉面的同时,思考一下拉面背后所蕴涵的两国间深厚的交流史。

  中国没有主张对拉面拥有“主权”。不仅如此,包装时尚、带有异国情调、安全卫生的日本食品在大陆和台湾都广受好评。构筑日中两国间建设性未来的道路还很宽广。

 

英语中有个词slurp,形容人在吃东西或喝饮料时发出的声响,不妨翻译为“吸溜”——英国剑桥大学副教授Barak Kushner(汉字名:顧若鵬)用这个词为题目出了一本书——Slurp! A Social and Culinary History of Ramen——《吸溜》(形容吃拉面时发出的声音),围绕日本拉面探讨中日关系的爱恨情仇。 在拉面的诞生过程中,中国做出了怎样的贡献?拉面中是否暗含着能让日中关系好转的要素呢?最近(2013年7月9日)日本《朝日新闻》刊登了对库什纳副教授的采访,“从拉面看日中关系”。采访转载如下—— 问:您为什么会研究拉面呢? 答:20年前,我曾在日本岩手县山田町做英语助教。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犹太家庭,所以不吃生鱼片和寿司。山田町地处三陆海岸地区,那里鱼肉丰美,但我却无法品尝这些美味。有一天,朋友带我去了一家名为“六文”的拉面店吃饭。我喜欢吃肉,这正合我的胃口。即使过了深夜12点,店里还很热闹。   当时我听说日本有很多拉面爱好者,他们会探访全国各地的拉面店,还写与拉面有关的小说。所以我很好奇,让日本人喜爱到如此地步的食品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?东日本大地震后,我又回到山田町,却再也找不到“六文”拉面店了。一些老朋友也在海啸后不知去向,这真让人难过。   在我学习日语、并获得博士学位(2004年)之后,我正式开始研究拉面。8年来,我不断收集相关的历史资料,还采访了近50名拉面店老板和落语(类似单口相声的传统艺术)家。我发现,在这小小的拉面中,竟蕴含着日本近代化进程的缩影,以及日本与中国悠久而深厚的交流历史。如果没有中国人,那么我们现在可能就不会坐在这品尝拉面,说不定连明治维新也不曾发生。 问:明治维新主要是日本文明开化的过程,应该是日本从西方国家吸收文化与价值观的时代。为什么您会认为这与中国有关呢? 答:事实上,在幕后支撑着日本文明开化进程的是中国人。在明治维新前的幕末时期,就有大批中国商人、劳工、厨师来到横滨、神户、长崎等港口开放城市。欧美列强原来都把对日通商的据点设在香港和上海等地,所以与日本打交道的欧美使团的翻译中也有中国人。   到了明治中期,清朝开始向日本派遣留学生。日清战争(中国称甲午战争)之后,留学生的数量大增。中国想了解日本为什么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完成现代化。清朝政府设立了奖学金制度,中国的富裕阶层也兴起了赴日留学。日中两国都使用汉字,所以中国留学生在日本求学很方便。   但他们(清朝末期中国的留学生)和我一样,并不适应日本的食物。我读过当年留学生的日记时,发现他们在不停地抱怨日本饭菜鱼腥、肉少、量少,还有人表示:“日本人就吃这些贫乏的食物,为什么还能战胜中国人?”   从明治后期到大正年间,为了满足留学生与华侨的胃口,一些饭店开始出售类似于拉面的食物。札幌的“竹屋食堂”博得了中国留学生的好评,他们是来北海道大学交换留学的。而长崎的“四海楼”则成为了鸡汤拉面的发源地。 问:拉面为何会在日本流行起来? 【人物简介: 巴拉克·库什纳,1968年生于美国。曾在日本、中国大陆、台湾留学并进行研究活动。2006年起在英国剑桥大学讲授日本近现代史。】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